翟永平:亚开行2030年战略助力能源领域的国际合作

日期:2018/12/28 12:20:50 浏览数: 来源:其他 作者:系统管理员 【 字体:

亚洲开发银行首席能源专家翟永平,在中国能源研究会“新时代‘一带一路’能源合作的机遇与策略”2018中国能源高端论坛上,作“亚开行2030年战略助力能源领域的国际合作”主题演讲。

一、亚开行2030年战略:7大业务重点

首先,我简单讲一下亚洲开发银行最近提出的2030年战略。2030年战略和2020年战略有一个特别大的区别。2020年战略是亚开行2000年前后开始制定的,当时把能源作为一个部门,并对其提出了量化的贷款总额要求;2030年战略与之最大的区别,就是“能源”二字消失了,它成为了七项业务重点服务的共性问题,而不是一个单独的部门。这七项业务重点是什么呢?

1.  解决剩余贫困问题并减少不平等

2.  加快推进性别平等

3.  应对气候变化,增强气候和灾害适应能力,提高环境可持续性

4.  使城市更宜居

5.  推动农村发展,促进粮食安全

6.  加强治理和机构能力

7.  促进区域合作与一体化

二、亚行在能源领域的创新方法

2030年战略出台之后,作为亚洲开发银行能源部门的总负责人,我对能源部门未来在七个领域里如何做出自己的贡献感到一些压力。有两项跟能源特别相关的:一项是气候变化,能源部门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发挥了特别重要的作用;还有更重要的一项就是能源部门对于地区合作能够做什么。

我简单讲一些战略方面的问题,着重讲一些案例。亚开行贷款的规模,我们到2020年能源领域的贷款规模要达到60亿美元,其中一半要作为应对气候的资金和可再生能源或者清洁能源。对此大家可能有一个疑问,就是亚开行在能源领域贷款规模60亿美元,只有一半是清洁能源,另一半是不是非清洁能源?不是这样,另一半集中在电网领域,包括电网的基础设施。只是我们无法把电网直接视为可再生能源,但它是让可再生能源切入的不可或缺的部分。

三、亚行支持能源部门区域合作

在亚开行来看,能源领域的国际合作一定要从小的区域开始。如果我们讲全球的联网,那先讲亚洲的联网,如果先讲亚洲的联网,那就把亚洲分成几片来看是否能在某一个区域实现。比如说,我们把亚洲分成了四个区域:

第一个是东南亚部分,包括云南、广东、越南、泰国、老挝、柬埔寨、缅甸,这是我们的大湄公河区域。我们认为如果在这个区域实现联网,促进区域地区合作是我们应该着重推动的。

第二个区域是以印度为中心的南亚,涵盖孟加拉、尼泊尔、巴基斯坦等。

第三个区域是中西亚,即前苏联区域。

第四个区域是容易被忽略的,就是东北亚,即蒙古、中国、韩国、日本,未来可能还会有朝鲜。

我们把亚洲分成四个区域,亚开行在四个区域里分别着力,由四个能源部门分管每个区域的地区性合作。

简单介绍一下前苏联,它原先已经有比较好的联网基础,只不过解体之后不同成员国之间的交易大幅度下降。实际上,现在做的就是恢复他们之间的电力联网,所以我们在这方面推一些项目的时候,考虑怎样将其电力联网交易推向一个新高点,重塑曾经的辉煌。重要的一点,不仅让他们把基础设施用起来,而且要加强各国内部的电网强度,这样才能适应其电力的交易。所以我们在前苏联中西亚区域有一些贷款和技术援助,目的就是恢复他们电力方面的联网和贸易,特别是不同季节之间的交易往来。另外,亚开行最近在土库曼斯坦的一项国家电网加强的项目,旨在帮助其提高出口能力。

东北亚区域有一些电力方面的交易,我们在这个区域正在做技术援助的研究。该项研究是以蒙古为出发点和主要伙伴,深入探究东北亚电网未来的电力贸易有怎样的潜力,特别是利用蒙古的可再生能源和其他资源。这个研究会分步进行,从前期的现状调研到潜力分析,再到最后用何种模式来实现联网的电力贸易,都是我们研究的内容。蒙古能源部是我们的合作伙伴,175万美元的技术援助赠款,一起参与研究的咨询方有法国电力、日本可再生能源研究院、蒙古,还有韩国电力、俄罗斯国内的相关机构。蒙古方面很积极,他们希望将来实现东北亚地区的联网,甚至推动成立一个机构来协调管理。我们的愿景最终能否实现要看研究的结果,以及参与东北亚的各方利益相关者的意愿。

东南亚大湄公河区域方面的联网,我们从九十年代就开始在做,我个人也曾主导十年亚开行湄公河区域的电力联网合作,和中国财政部、能源局,还有南方电网的同事开会讨论。我们在湄公河区域的愿景是什么呢?其实,现在大多数联网是点对点,一个独立电厂对接一个PPA,不是系统层级的连接。我们希望看到的是从点到点的电力贸易、独立电厂供电的方式,发展到网对网,形成一个地区性有竞争力的交易市场。我们长期以来停留在第一阶段,未能一直走下去的原因有很多,有意愿方面的原因,有技术方面的原因,有能源安全方面的顾虑。但是作为亚洲开发银行我们会继续推动地区性发展,电力贸易地区性的交易,希望我们早日看到第二步、第三步、第四步的发展。我们每年都提供东北亚区域研究的经费,在东南亚也提供很多的研究经费,包括大家一起开会,都是我们作为中立方第三方提供的支持。

上述提供的各种技术援助,给大湄公河区域方面的电力联网的支持,可以说从力度上远远超过了东北亚,而东北亚我们只做了一个小小的研究,这方面我们每年都有若干个研究在进行。

南亚地区性的电力贸易以印度为中心,有时候印度将其视为双边交易。但对我们而言,只要实现了印度与孟加拉、印度与不丹、印度与尼泊尔、印度与缅甸,下一步印度与斯里兰卡的联网,就形成了网对网的联网。实际上印度和缅甸联网之后,缅甸又是大湄公河区域的一部分,巴基斯坦又是中西亚的一部分,有进展的话,未来会形成一个亚洲区域范围内的联网,但我们要一点一点来支持,这是南亚的问题。

关于亚洲开发银行能够更直接的支持中国企业走出去,在国际合作上发挥作用,我想举四个例子。

第一个例子,中国国家电网参与菲律宾电网是非常成功的案例,其实亚开行没有提供融资。亚开行的作用一直是在政府方面,告诉他们电力公司的欠债可以由亚开行来重组,把债务和资产分开,使他能够顺利的进行私有化的过程。而且我们也要求在私有化的过程中一定要走议会的法案,有国会、两院一致通过的电网特许经营法,并且还推动了菲律宾政府改革电力监管体系,在电网方面实行以绩效为基础来确定过网费的投资规模。这是一种很好的合作方式,就是企业做企业的事,亚洲开发银行也好,或者世界开发银行也好,我们跟政府对话保证其政策环境能够适应推动投资的安全性和稳定性,开发性银行的作用不仅是资金,同时和政府的对话能够保证在整体的环境上的保障。

第二个例子,光大国际在杭州有一个很有名的垃圾发电厂,曾经有过一个很大的群体事件,但现在处理得非常好,也是中国目前比较大的垃圾发电厂,我们认为这样的好案例可以走出去。因此亚开行贷款光大国际1亿美金,让其同类技术去越南投资建设垃圾发电厂,他们的技术、经验、社会舆论的应对都可以发挥。我们可以直接贷款给中资的企业走出去的,光大国际在越南的垃圾发电厂项目就是一个例子。

第三个例子很小,但是有一定的代表性。在气候变化的大环境下,很多极端天气对电网有什么样的影响?尤其是南方电网区域跟东南亚有一定的相关性,所以我们就广东电力设计院做了一个课题,内容是南方电网如何应对台风或者其他灾害性天气对电网的影响,有什么技术解决方案、商务解决方案和管理方案。这个经验我们就可以跟其他国家分享,当他们认可的时候,就可以做贷款项目,加强他们电网应对极端天气的能力。

最后一个例子,我们的师资力量、管理经验、各大公司,都可以作为我们培训“一带一路”发展中国家能源部门、电力部门的资源。最近我和上海电力大学签了一个合作备忘录,就是要促进我们国内的知识在电力技术方面、管理方面的资源能够为发展中国家助力。这是个很好的案例,希望有机会继续支持上海电力大学或者在更大的范围内展开。亚洲开发银行业不完全是政策上和金融上发挥作用,也有促进知识交流,形成知识的转移。我们国家在40年改革开放的过程中确实经历了很多国家更长时间浓缩的过程,取得的经验和教训,对于其他发展中国家来说是极其珍贵的。所以我们亚洲开发银行也鼓励中国的咨询机构、研究机构,与其他的发展中国家来分享我们的经验和知识。

“一带一路”已经和100多个国家、80个国际组织签了备忘录,这80个国际组织里就有亚洲开发银行。今天通过我讲的一些背景和案例,也算是落实我们支持“一带一路”的备忘录,谢谢大家!

(根据录音整理,未经本人审阅)



相关内容: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三里河路54号469室电话:010-56034653
邮编:100045传真:010-68513097邮箱:cers@mx.cei.gov.cn
Copyright©2006-2017 中国能源基础信息平台 版权所有京ICP备07003133号 技术支持:同海科技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