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大地:中国能源绿色低碳转型的目标和进程

日期:2018/11/20 15:00:20 浏览数: 来源:其他 作者:系统管理员 【 字体:

导语:

要实现新时代的高质量发展,需要能源绿色低碳转型,严格控制化石能源消费总量,实现非化石能源的替代。他强调,高效节能是绿色低碳发展的前提,而技术的进步为加快低碳转型创造了有利条件,未来应大幅度提高电气化水平,引导消费方式革命,通过低碳消费拉动低碳转型发展。同时,要实现绿色和低碳发展目标需要社会目标的支持,政策的关键引导作用不可忽视,要处理好低碳目标和市场需求的关系,以及行政性管制和市场引导的关系,最终建立规范有序的绿色低碳发展的市场机制。


新时代高质量发展需要能源绿色低碳转型。一方面,生态文明建设和绿色发展仍然处于初始阶段,距离绿色发展差距很大。2020年蓝天保卫战进入攻坚期,能源结构的调整可谓任重道远。北京利用5年时间把PM2.5从2013年的89.5微克下降到去年59.5,离全年平均35微克的目标还很远,要知道WHO认为PM2.5到10微克以下才是健康标准。另一方面,虽然难度较小的末端治理措施多以实行,但是客观上对经济增速下降的担忧,无形中加大了环保治理的难度,煤炭消费总量反弹。因此目前也是亟需我们下定决心进一步加大能源结构调整力度。

低碳发展面临如此严峻的挑战,换个角度思考同样是巨大机遇。从巴黎协议开始各国就达成了大幅加强温室气体减排的温控共识。如果不尽快加大减排力度,温升将明显超过各国自主承诺的2度温控目标,负面影响将日益凸显。目前美国特朗普政府挑起全球贸易战,削弱了国际应对气候变化的合作气氛。加之全球经济发展的减缓担忧,转移了对长期战略性挑战的注意力,全球都面临经济发展转型,实际上更需要新的发展动力和发展内容,这么一来低碳转型将是促进经济发展和升级的新动力。

实现绿色发展需要加快低碳转型。国际方面,全球变暖的气候变化是全人类面临的巨大生态环境风险;反观国内,降低高占比的煤炭消费总量是治理环境污染,蓝天保卫战的重要措施。应对气候变化要求进一步加快整个能源系统的低碳转型。2050年全球碳排放总量要下降一半左右,甚至更多,中国也不例外。本世纪后半叶实现能源的完全低碳化,淘汰所有化石能源,或必须实现CCS。我国需要提前(2025年以前)实现碳排放峰值,并实现碳排放总量持续快速下降。

必须严格控制化石能源消费总量。十三五要保持煤炭消费总量持续下降,十四五要进一步加快煤炭消费下降速度。2025年以前要实现新增天然气和石油消费排放的温室气体数量必须由煤炭消费数量下降减排温室气体所抵消。2025年以后,要实现化石能源消费总量不增加,并逐步实现总量下降。要尽早实现新增能源消费总量都来自非化石能源(核电和可再生能源),并进一步实现非化石能源对化石能源的总量替代。

技术进步为加快低碳转型创造了有利条件。全球低碳技术的发展达到新高度,可以致辞加快低碳转型;低碳能源供应技术经济竞争性不断提高,可以大幅度提高应用规模和速度;可再生能源的技术指标不断提高,成本迅速下降,市场活力增加;核电技术不断进步,已有的新核电技术可以提供足够的安全性。低碳技术正在促进消费领域的低碳转型,超低能耗超低排放建筑,高效空调采暖技术进步,交通系统和工具低碳化技术发展加速。大数据,互联网,人工智能,遥测遥控,自动化等等新技术支持能源系统优化,智慧能源新概念和示范加快发展,能源低碳化进程进一步加快。

低碳转型促进技术进步,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首先传统加大资源投入,依靠扩张产能的发展模式已经难以为继,而绿色发展推动低碳转型,低碳转型支撑绿色发展。其次蓝天保卫战抑制高能耗高污染产业扩张,促进节能,和能源低碳化,能源低碳转型成为大气质量提高的基础条件。最后低碳能源供应技术和产业,新的低碳消费技术,都成为推动产业升级,产业创新,产业发展的热点,也是经济发展的重要新动力。中国不同地区和城市的经济起落,进一步证实了经济低碳转型的巨大竞争力和生命力。

高效节能是绿色低碳发展的前提。低碳能源的发展速度和供应增量,仍然赶不上目前我国能源和电力增长速度。电力消费总量的70%以上仍然依靠火电,今年前9个月的电力消费增量中仍然有57%以上依靠火电。实现能源低碳转型,一半以上要依靠节能,降低能源消费增速,控制能源消费总量。由于能源供应能力总体富余,经济增速动能转换不够,忽视节能,刺激能源消费倾向抬头。能源和原材料价格等市场信号系统没有提供足够的节能引导,行政法规和激励等政策性手段减弱。当前和今后都必须进一步加强节能管理。

坚持加快发展非化石能源。要达到2050年碳排放下降一半的目标,必须加快能源系统的低碳化进程。其中煤炭消费总量要降低一半以上,石油消费总量在2030年前达峰,并开始下降,天然气也要在2040年前达峰。力争实现发电能源的低碳化,非化石能源发电要从目前不到30%,提高到70-80%。还要加快核电发展速度,力争达到3-4亿千瓦,充分利用水电资源,尽早开发,包括认真准备雅鲁藏布江水力开发等。风电,太阳能远期发展目标要分别超过20亿千瓦。新建煤电要进一步限制,进一步基本不建新煤电。

大幅度提高电气化水平。能源低碳化必然要高度电气化,非化石能源将以电力为主,并重新进行电力需求的设计和预测。天然气也是一种过渡性化石能源(主要目的是尽快替代煤炭,清洁,高效,方便,相对低碳),能够电气化的就不要轻易气代煤。应该发展新一代高效电气化用能技术,防止简单采用传统落后电加热技术;加快发展热泵和先进储能技术;发展新一代需求侧管理,分布式电源,实现电力系统优化发展(例如电动车,电气化采暖空调的调峰)。

能源和基础设施投资的低碳转型。防止能源和相关基础设施建设投资的高碳锁定。煤化工,煤制油,煤制气,煤制烯烃等等相关投资都有很大的高碳风险,必须严格限制。石油炼化投资将面临国内外产能激烈竞争和碳排放的双重风险,必须进行系统优化,防止盲目扩张。城乡采暖空调系统的低碳转型(被动房,超低能耗建筑,淘汰现有城市供热系统)。

用低碳消费拉动低碳转型发展。要尽快改变传统高资源消费,高污染,高温室气体排放的经济增长和发展模式。在经济发展主要依靠消费拉动条件下,更要往主要消费的低碳化发展。大众要改变消费方式要因地制宜,符合国情,不能照搬西方传统模式,转变消费发展模式,引导消费方式革命,为低碳产品拓展市场。另外社会舆论引导,政策法律法规制约,市场信号系统的合理调整,也是低碳转型的重要外部条件。要抓具体热点消费方式的引导,在住房和基础设施建设领域首先考虑引导消费方式转变,建立合理的低碳发展市场信号。

绿色和低碳发展目标和政策的关键作用。低碳目标不可能由市场自动生成,新的能源技术进入市场,取代原有落后技术,一定需要社会目标的支持。可再生能源的起步和应用都需要政府政策和具体推动(没有新能源鼓励政策,电力系统难以实现低碳转型)。培育主动的市场力量,积极的环境治理目标,例如高标准空气质量目标来推动低碳转型,明确转型路线图和具体行业目标,制定出台相应的措施。

建立绿色低碳发展的市场机制。市场本身不能自发推动低碳转型,损益产生大大滞后于当前效益选择;远期低碳目标和当前市场需求往往不统一,能源和资源价格需要引进低碳发展定价原则和机制,难度较大;行政性管制和低碳标准是重要的市场管理手段,碳市场的前提的排放权的配额;消费方式引导和限制高碳消费仍然十分重要,比如包装、一次性用品等。








相关内容: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三里河路54号469室电话:010-56034653
邮编:100045传真:010-68513097邮箱:cers@mx.cei.gov.cn
Copyright©2006-2017 中国能源基础信息平台 版权所有京ICP备07003133号 技术支持:同海科技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