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量

杜祥琬:中国能源的低碳转型战略

来源:中国能源研究会 | 发布时间:2017-09-05


    当前,我国能源发展处于战略转型期,正在经历一场深刻的生产消费革命。“十三五”时期是我国能源低碳转型的关键期,要充分认识速度变化是发展的必经阶段、结构变化是产业迈向中高端水平的内在要求,积极探索和找准工作着力点。

当前,我国经济发展的显著特征就是进入新常态。新常态下,我国经济发展的主要特点是:GDP增长率放缓至中高速,由追求量的增长转向以提高质量为中心;主动调整经济结构,减少投资拉动、增强消费拉动,消费对经济增长贡献率由2010年的43.1%提高到2015年的66.4%;更多资金从高耗能产业转向服务业和高附加值制造业,2015年,第三产业占比首次超过第二产业,占到50.5%;经济增长的能耗强度逐步降低,“十二五”能源强度降低了19.7%。这些变化,是我国经济向形态更高级、分工更优化、结构更合理的阶段演进的必经过程。

一、我国能源发展的时代背景

    第一,我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的同时能源发展也有了新态势。一是总量增速放缓,2015年能源消耗增长0.9%,用电量仅增0.5%。二是能源结构逐步优化,煤炭的年消耗从“十二五”前两年的每年增长一亿多吨标煤,到“十二五”后两年的负增长;非化石能源在一次能源占比达到12%。三是更加注重能效和环境。

我们之所以会进入新常态,根本原因是粗放的发展方式不可持续,转变发展方式才可成就未来。新常态是国家绿色、低碳转型发展的机遇,需要能源革命的支撑。

第二,2020年要实现全面小康的国家目标。“十三五”时期需补短板,落实五大发展理念对推动能源转型有重要意义。短板之一就是环境保护和生态文明建设,环境质量应明显改善。能源转型是基础,必要性是显然的,技术和经济的可行性也日益增加。

第三,国家提出了2020年和2030年国家低碳发展目标。2009年我国确定了2020年的低碳工作目标,单位GDP碳强度要比2005年下降40%-45%,非化石能源在一次能源中占比达15%左右。2015年我国提交的《强化应对气候变化行动——中国国家自主贡献》中进一步提出了2030年的低碳发展目标:二氧化碳排放2030年左右达到峰值并争取尽早达峰;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60%至65%,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达到20%左右。这些是创新中国发展路径的历史性决策,2020年目标的超额实现有可能为2030年目标的提前实现打下基础。

第四,巴黎气侯大会开启了全球绿色低碳发展的新阶段。今年11月《巴黎协定》正式生效,巴黎协定指出来的目标和方向是人类发展路径创新的新成果,走绿色、低碳之路是一场国际比赛,我国要在这场比赛中不落伍,能源革命是关键。

第五,中国的能源发展长远来说,低碳能源将逐步成为中国和全球的“常规能源。尽管“十三五”期间高碳化石能源仍占较高比重,但能源的消、长、变革方向必须明确指向低碳转型。中国绿色低碳能源战略简单说有三个支柱:一是节能优先、提高能效;二是煤炭和石油的高效、洁净化利用,同时提高天然气的比重;三是大力发展非化石能源,特别是可再生能源,改善能源结构。    

二、我国能源低碳转型的路径

“十三五”规划纲要提出,深入推进能源革命,着力推动能源生产利用方式变革,优化能源供给结构,提高能源利用效率,建设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现代能源体系。这为“十三五”时期我国能源转型指明了方向。

第一,节能、提效、改变粗放、高耗能的发展方式。改变这一点要多管齐下节能提效,实现“能源总量和强度的双控”,包括产业结构调整、抑制不合理需求,技术进步和提高能效。具体来说,“十三五”规划中提到,2020年能源消费总量控制在50亿吨标准煤以内。我个人认为,可以控制在48亿吨标准煤。其次,能效低、能源强度高,这样的局面应有明显的改观。再次,要做好“去产能、去库存”,而且防止产生新的产能过剩,包括煤炭、房地产及其拉动的一些高耗能产业。

第二,逐步减煤,要实现经济增长和煤炭消耗总量的解耦。“十三五”期间,不再增加煤炭消费量,这是经济新常态、产业结构调整的结果,也是大气污染治理的必然要求。其中,散烧煤替代需认真规划实施,如果“十三五”能完成替代2亿吨,争取2030年基本完成散烧煤替代,这对我们国家是一个非常有意义的事情。目前煤电装机足以满足供电需求,以适当装机支持风电、光伏,由发电主角逐步向服务和原料转型。

第三,大力度、高质量发展非化石能源。2020年,一次能源中非化石能源比重要增加到15%,而在电力中非化石能源发电的比重要从目前的27%上升到35%,可再生能源水、风、光、生物质、地热能、海洋能等,要降低成本。

第四,是稳油增气。要提高燃油标准,发展新能源车。同时,加强石油的替代,扩大天然气使用范围。天然气(含非常规)是相对低碳的化石能源,要努力提高天然气在一次能源消费中的比重,从目前的6%提高到10%以上,这在“十三五”期间应该是能做到的。

第五,发展智慧能源互联网,这个概念里面包含电气化、低碳化、智能化。同时,还包括两个结合,分布式低碳能源网络和智能电网的互动与结合,横向的多能互补和纵向的“源—网—荷—储—用”优化相结合,在这一过程中,要与信息技术、数字技术深度融合,体现重塑能源的高效、低碳、安全、经济、共享的智慧能源网络。

第六,新型的城镇化应该走低碳的道路。城镇化在我们“十三五”、“十四五”期间非常重要,基于燃煤的传统城镇化会加重已踩红线的环境负荷,新型城镇要精心设计。比如,提供方便的公共交通以及节能、环境友好的建筑,减少职住分离,注重梯级用能。在城镇化的同时,同步推进农业现代化,以分布式低碳能源网络满足用能的增量,推进农村能源形态的进步,是新型城镇化和农业现代化的重要内涵。

第七,要加强能源科技创新。能源科技创新的内容非常丰富,从节能到储能,都是具有重大意义的技术领域。

第八,把“一带一路”打造成低碳走廊。

第九,倡导低碳生活方式,对提高公民素质意义深远。低碳社会的基础是城乡一个个的低碳“细胞”, 培育好这些“细胞”,倡导低碳生活方式,会带来社会治理、公民素质、生活观念的深刻变革,意义重大。

三、2020年我国能源低碳转型的目标

    通过这些路径,2020年我们能源转型要实现的目标是:

    第一,要实现经济继续增长和高碳能源(煤炭)不再增长之间的解耦。在经济中高速增长的同时,能效有明显提高;节能工作有更大进展(总能耗<48亿吨标煤);煤炭总消耗达峰(<40亿吨原煤),在一次能源中占比由 64%降为59%左右。

    第二,低碳能源高质量发展取得显著进展。2020年,低碳能源在一次能源中占比超过25%;低碳能源包括天然气,特别是可再生能源,还有核能;低碳能源电力在发电总量中占比由27%上升至约35%;2017年要启动全国碳交易体系。

    第三,超额完成中国原定的2020低碳目标。碳强度比2005年下降50%;非化石能源在一次能源中占比超过15%;2025年左右开始,新增能源由低碳能源满足,为完成2030年低碳目标打下一个好的基础。   

    第四,空气质量取得公认的可观的改善。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的,今后五年,治理大气雾霾取得明显进展,地级及以上城市空气质量优良天数比率超过80%的任务,希望可以很好地完成。秸秆利用、垃圾分类资源化利用取得实质性进展。

    能源低碳转型是我们国家可持续发展的必然选择,也是全球发展的共同取向。能源低碳转型确有复杂性、长期性,但是战略方向和路径是清晰的,我们要努力重塑能源,创造经济-环境可以双赢,必须双赢也能够双赢的新型的发展道路。

                           (中国工程院原副院长 杜祥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