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量

中国经济新常态下,能源产业该如何革命?

来源:中能智库 | 发布时间:2017-03-31

中国经济新常态下,能源产业该如何革命?

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经济发展已进入新常态,呈现速度换挡、结构调整、动力转换的新特征。在此背景下,中国能源产业结构如何调整和优化升级?能源产业的调整又会对经济发展产生什么样的影响?12月11日,“2016’中国能源智库论坛”上,能源领域的几位重量级专家学者围绕专题“经济新常态与能源革命”,与现场来自国家发改委、能源局、财政部、工信部、国土部、环保部,中央和地方能源企业,地方发改委、能源局和国家能源局派出机构、各类能源智库等单位的400余代表进行对话,畅谈了他们心中我国能源结构转型升级的路径以及在此过程中遇到的一些挑战。

中国经济新常态下,能源产业该如何革命?

针对“中国经济新常态对能源发展如何影响”等问题,国家能源局发展规划司副司长何勇健表示,我国能源行业机遇和挑战并存,经济发展新常态下,首先,我国传统能源产业受到了很大的冲击。此前我国能源发展核心是扩张、保障供应安全,但现在主要矛盾已需求转换变成了质量,煤炭、煤电、煤化工,包括石油加工的能力都出现了不同程度过剩或者是潜在过剩。所以,在没有增长空间的情况下,如何提高质量并保证国民经济发展需要的能源不受影响,是新经济新常态下能源最重要的任务。其次,新能源产业供需也受到影响。由于新能源产业不是独立于整个能源系统之外,能源需求市场的增速空间下降势必对新能源空间产生一定影响。另外,在我国特定的能源体系下,新能源与传统能源有一定的竞争关系,但是由于市场没有衡量标准,新能源企业“弃风、弃光”问题突出。还有,由于新能源的增长被纳入了国家战略规划中,如何提高质量,降低成本,且更好的现有化石能源为主体的能源体系相匹配是新能源产业未来需要面对的挑战。再次,作为从传统能源过渡到清洁能源的替代桥梁,天然气出现了想用用不起的矛盾。除了一些管道覆盖不充分外,天然气使用的最大绊脚石还是成本较高。

从数字规模扩张性的发展模式到追求质量效益型的精细化发展是未来能源重大的转折方向。11月4号,《巴黎协定》正式生效,这份协定标志着全球气候治理模式的改变。对此,中国承诺2030年达到碳排放量峰值意味着对中国能源产业在未来将面临调整。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战略研究和国际合作中心主任李俊峰在论坛上表示,去煤化已是全球趋势,煤炭的清洁开发利用并不是能源革命,而是一个门槛。能源必须要干净,否则没有资格做能源,当然,煤炭的不清洁利用在过去是没有问题的,但在新常态下,观念必须改变,能源利用必须要追求质量精细化。

国际能源署中国合作办主任涂建军也表示,1978年中国改革开放以来,中国能源工业发展迅速,煤炭作为中国基础性能源,为保障经济持续稳定的发展出了重要的贡献。但是,由于中国目前已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低收入水平国家,民众对环境质量的要求越来越高,所以能源革命必须要解决环境上的挑战。

涂建军站在国外的视角,谈了自己对新常态下能源发展的三点警示:第一,未来修建的任何基础设施,尽可能的想办法延长使用周期,这样的节能减排对于环境可持续发展是件非常好的事情。第二,能源发展离不开国际合作,只有国内市场更加开放,更加欢迎国外投资者,未来才能走的更好,比如“一带一路”。第三,对于能源行业发展与改革顺序,根据观察欧盟国家改革以及美国能源行业改革的经验,很重要的一点是,改革要先动基础性的东西。推进我国能源行业改革,如果不按照国际通用顺序,也许能够走出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行业改革与发展的道路,但是也可能会冒较大的风险。

能源革命肩负着非常艰巨的任务,其中之一就是在不能影响经济的情况下去产能。对此,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总经济师徐洪才表示,目前我国更多在用行政的办法去产能,而不是市场化。过剩经济应该说是市场经济的一种常态,只有过剩才能产生竞争压力,如果稍微过剩,那行政化只会把压力消掉,从而让转型升级变得更难,所以,政府要监管该监管的地方,让市场发挥作用。

“最近大家在抱怨,民营企业在国家号召下施行去产能政策,而国企却在趁机扩大产能。所以,表面上看我国是在去产能,但实际上并没有培育市场机制,没有让市场机制发挥作用。”徐洪才强调,尽管我国的价格改革是放开两头,管住中间,让市场机制发挥作用,但其实推进起来很难,尤其在跟国际接轨的过程当中,国家更多的是在保护落后。如果我国放开、扩大境外与对内的主体参与,打破垄断,提升竞争程度,效益自然就会提高了。

中国经济新常态下,能源产业该如何革命?

更多精彩内容欢迎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中能智库

中国经济新常态下,能源产业该如何革命?

联系人:桂旺胜  博士

邮  箱:guiwangsheng@chnergy.cn